Post Jobs

从揭露《军体练习改善进步纲要》,军士通用健康专门的学业

www.1331.com 5

www.1331.com 1

www.1331.com 2

www.1331.com 3

在以前冷兵器的时代,士兵们的战斗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体能的程度,这也是战争胜利的重要因素。但是在如今现代作战中大部分国家的机械化已经普及,早已不需要士兵们赤膊上阵去进行体能方面的较量了。像古代将军们以一敌百的事情如今已经不可能发生,现在作战中如何操作机械去战斗是最优先考虑的事情。那么既然机械化已经普及,为何中国还要如此重视体能训练呢?

糜漫天:第三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我军“军人通用健康标准”项目牵头人。

2017年,全军军事体育训练如火如荼,训练改革力度不断加大,《军事体育训练大纲》试训任务在全军和武警部队300多个旅团级单位稳步推进,大纲草案不断修改完善,全军依托院校专业化培养军体人才的路子越走越宽——
“不先审天下之势而欲应天下之务,难矣!”时移势变,因势定策,乃运筹国家方略之道;辨势习策,同心共济,是决胜国家未来之途。
随着世界军事变革不断加深,伴着强军兴军的铿锵步履,军事体育顺势而为,迎来新的机遇。当前,官兵对军事体育的需求呈现许多新特点,军队改革也给军事体育的发展提供了许多新平台。
穿越岁月的浩荡洪流,历经改革的时代风云,眼下无疑是军事体育发展的黄金时期,因为在崭新的起点上,我们能从历史眺望未来。
回顾人类发展史,军事与体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战争,需要身体强健、性格彪悍、勇猛顽强、技艺不凡而又能吃苦耐劳的战士。自古至今,由于体育训练能够增强体质、磨练意志、提高技能,因此成了军队提升战斗力的重要手段。
在中国古代,兵书《六韬》主张将“有大勇力者”、能“逾高绝远,轻足善走者”“负重致远者”等不同特长的士兵分别编队;《吴子》提出“一军之中,必有虎贲之士,力轻扛鼎,足轻戎马,搴旗斩将,必有能者”。到了现代,美军提出,要将作战部队的官兵打造成“作战运动员”;俄军认为,体能准备是作战准备的基本构成,体能训练的目的是保障军人体能状态能够满足遂行作战任务的需要。
这些充分说明,不论是在过去冷兵器时代、火器时代,还是在现代高技术战争中,军人都需要有强健的体魄。基于这一认识,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身健体的火热氛围——
武警某部针对新兵体质差的现状,外请高人,内挖能人,夯实新兵体能根基;驻守滇西高原的陆军某旅,借助驻地热带山岳丛林环境,经常组织以体能竞技为主的综合演练;厦门警备区“海岛钢四连”,借助岛上地形,把台阶、交通壕、地下通道等利用起来,创新开展形式多样的体能训练……
军事家蒋百里有言:“没有稳定意志品质的士兵,连行军都困难。”不具备过硬心理素质,打赢无疑是一句空话。二战时,盟军船队屡遭纳粹潜艇袭击,许多水手葬身海底,极少数人得以生还。救生专家研究发现,生还者不一定是那些健壮的小伙儿,而是那些心理素质好、意志坚定的人。
未来,战争发生的突然性、作战节奏的快速性、作战空间的广域性、作战环境的严酷性,对军人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基于这一判断,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心练胆的喜人局面——
东部战区陆军某师引进虚拟现实技术,在动感座舱里,战士们戴上“VR头盔”进行战争“预实践”,锤炼心理素质;某部参与研发的智能军人心理测评训练系统投入使用,推动心理训练进入数字化阶段;武警广东省总队总结出“官兵自我心理调适10法”,组织正向心理暗示、跳心理健康操等活动。
曾几何时,“高技术战争条件下直接对抗减少,身体素质已经不那么重要”的观念在部队并非没有市场。但这是一个误解。新军事变革引领武器装备不断升级换代,原有人与武器的结合方式被打破,充分发挥新装备战斗效能对人的身体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些特殊岗位的军事体育训练要求更精细、更复杂。
“军无习练,百不当一;习而用之,一可当百。”军人要锤炼能打胜仗的体魄,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基于这一理念,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能精武的美好图景——
南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将体能训练的内容与各个专业单兵操作和战术训练结合起来;陆军步兵学院将战斗体能推上日常体能训练前台,每周一次战斗体能3公里,每月一次20公里,每季度一次50公里;武警猎鹰突击队引进功能性体育训练,针对武装泅渡、越障等军事技能课目开展专项和极限体能训练。
培根说:“黄金时代在我们面前,而不是身后。”从颁发《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纲要》,到《军事体育训练大纲》在部队试行;从训练伤早期综合防控试点,到“军人通用体质健康评价标准”在部队试用;从全军第一套士兵健身操正式推广,到两会人大代表提出“构建符合现代战争特点规律的体能训练体系”……军事体育的“黄金时代”悄然来临。
比尔·盖茨说:“每天早晨醒来,一想到所从事的工作和所开发的技术将会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和变化,我就会无比兴奋和激动。”当前,我军转型发展将带来战斗力新的裂变,广阔舞台等着我们去施展智慧与才华,这是难得的历史机遇期。在军事体育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勇于“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如今的士兵培养已经发展到如何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不过在如今现代战争中,体能对于军队战斗力的影响并没有因为使用那些尖端机械武器而被削弱。

www.1331.com ,构建我军特色军人健康标准体系

现在战争的基本特点和发展趋势已经改变,新技术武器的大量运用导致在作战方法上已经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空中力量的发展,导致空中力量成为未来战场的主力。其次各种精确制导武器也成为局部战争的主要打击手段,使得现代战争逐渐趋于远程作战。同时信息化的提高也整体影响了战争。

从揭露《军体练习改善进步纲要》,军士通用健康专门的学业。——访第三军医大学教授糜漫天、副教授易龙

所以如今的现代战争,对军人的智力,体能和心理很多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体能包括人的身体素质和基本活动能力。在一些战争中,军队的机动能力甚至可以扩大到数百甚至上千公里,很多时候部队需要远离本土去进行深入作战,而地面作战甚至也要求十天甚至十几天不间断全天候的连续作战,这样对军人的体能要求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明显提高。

军人,是钢铁长城的一砖一瓦,军人的健康,是影响军人战斗力最直接的因素之一。如何提升军人健康,最大限度地提高军人战斗力,是各国军队一直在探究的问题。2016年4月,由第三军医大学牵头完成的“中国军人通用健康标准”开始在部队试用。为什么出台这一标准?这一标准包含哪些内容?如何才能达到这一标准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了第三军医大学,采访了该项目负责人糜漫天教授、易龙副教授。

虽然如今武器发展的越来越先进,各种武器发射速度,威力和自动化程度也在逐渐提高,但是这些并没有改变根本的武器由人来操作的方式,无论多么先进的武器,也需要人去操纵,这就要求军人在体力消耗和抗疲劳方面有很大的提升,比如1986年美军对利比亚进行打击时,一支由18架f111组成的机群从美国起飞,在空中连续飞行13小时,路程超过一万千米,在这种情况下,对飞行员的体质要求很高,长时间的飞行和高度紧张的状态,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体制很难胜任,在这种情况下体能就是战斗力。

维护和提升官兵健康水平是战斗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还有各种野战生存能力,等各种对军人体质要求很高的训练,所以说虽然机械化已经普及,但仍不能忽视体能训练。

记者: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人健康标准体系有什么意义?

糜漫天:现代战争对军人综合素质、身体和精神都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人健康标准体系有3方面的意义。

一是为了适应战争环境的需要。无论军事科技装备如何先进,战争还是人与人的较量,人还是决定因素。军人不但要具备良好的体能、智力、技能水平,胜任高强度的作战、训练和执行特种任务的需要,还要具备良好的野战生存能力、高负荷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抗压能力,能够应对复杂的战场环境、恶劣的自然环境,以及不断变化的时空区域等。我们认为,尽快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人健康标准体系,是提高官兵综合素质和实战化训练水平、积极应对复杂的战场环境、打赢未来现代化战争的根本保障。

二是为了与世界发达国家军人健康标准接轨。当前,国际军事力量正处于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军人的健康强健,美国更是从未停止对军人健康的研究,自2006年以来,便陆续提出了一系列的军人强健计划,包括综合性军人健康计划、军队整体强健计划以及“部队健康防护”构想等等,力求从体能强健、心理强健、环境强健、精神强健等8方面来提升美军的健康,将美军打造成世界最强军队。而我军虽然原本也有一些健康标准,但多数都是上世纪90年代制定的,距今已有20年左右的历史,很多关于军人的数据也都发生了变化,所以迫切需要制定新的健康标准。

三是为了促进军人健康。军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肩负着抵御外来侵略、保卫国家安全的神圣使命。当今世界各国军队面临的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日趋增多,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已成为各国军队完成使命任务的常态,急难险重的军事作业和复杂艰苦的军事作业环境对军人健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这方面来说,我军也需要一个新的健康标准。

www.1331.com 4

易 龙:第三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系副教授,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

以“能打仗,打胜仗”为目的,制定系统全面的健康标准

记者:什么是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人健康标准体系?目前进展如何?

糜漫天:军人的健康标准不同于普通公众的健康标准,它以“能打仗,打胜仗”为目的,强调的是军人的体能强健、心里强健、营养强健以及行为强健等“强健”目的。

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人健康标准体系包括“军人通用健康标准”、特勤人员健康标准,以及整体健康强健3个部分。它们分别回答了3个问题:一,军人应具备什么样的健康水准才能胜任“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二,海军潜水员、飞行人员、火箭军阵地作业人员、特种兵部队等军队特勤人员对健康标准又有何特殊要求?三,军人需要通过哪些强健手段和措施才能达到“能打仗,打胜仗”的健康标准要求?

去年4月,我们已经完成了《军人通用体质健康标准试用稿》,它包括《军人通用体质健康标准》《军人通用心理健康标准》以及与这两个标准实施相配套的一系列策略措施,涵盖军人体能强健与体能训练、军人运动损伤康复功能运动训练、军人功能性动作筛查、军人膳食营养保障、军事行动营养强化和营养补充、军人体重管理、军人健康教育、军人心理健康训练、军人心理应激与心理创伤干预9个方面。

易龙:该标准目前正在部队接受测试,测试合格之后,才有可能在全军通行。现在,我们正在制定“特殊健康标准”,包括“特战”“特勤”“特殊环境作业”军事人员(重点是涉核人员、密闭舱室作业人员、舰载机飞行员、特战人员,以及高原、高温作业人员等)的健康标准,并研究推出与“标准”配套的军人健康促进与能力强健相关的指南、技术产品、仿真模拟训练系统、职业防护装备、软件系统等,在全军推广应用。

www.1331.com 5

严格科学组训,提升官兵健康水平

记者:要怎样才能达到该体系所提出的标准?

易龙:加大科学组训的力度。首先,建议在全军推行专职体能训练士官制度。当前,我军还存在基层科学化训练水平不高、训练伤发生率居高不下、体能训练靠“经验式”“老兵带新兵”“班长带战士”等弊端,因此,建议在全军部队推行专职体能训练士官制度,建立和完善体能组训骨干的培训机制,培养在部队留得住、用得上的训练尖兵,专职指导部队体能训练。训练士官应在军事体育相关专业院校和军医大学接受相关专业训练。其次,加强我军军事训练伤的预防,基于军事训练伤发生的原因,通过开展功能性专项素质训练、特种营养保障、早期疲劳预警和心理干预等综合保障措施来降低训练伤病的发生。

注重营养保障。良好的营养是军队作战能力的增强因素。当前,我军官兵实战化军事训练强度大、内容多,在执行重大任务期间应酌情提高伙食补贴标准,采取“营养强健”措施,适时补充增强体能、抗疲劳特种营养食品或膳食营养补充剂。为此,需要加强我军军事特种营养与体能保障专项研究、我军特殊岗位和特战人员营养标准研究与制定,以及我军军事营养专业人才和部队实用营养技术人才的培养。

糜漫天:此外,还应高度重视军人心理健康工作。首先,要建立实战化心理工作机制体制,在军委、战区成立心理工作领导机构,统筹指导部队心理工作,在军师旅团级单位成立心理工作队,营连级单位配心理工作人员,组织实施心理教育疏导、战时心理救助和心理战支援等。其次,要强化实战化心理训练力度,利用驻训、演习、演练等时机,组织官兵在饥饿、疲劳、寒冷、高温等条件下生活和训练,对特战部队进行登山滑雪、跳伞机降、潜海潜水等冒险训练。最后,要加紧实施心理学研究与人才培养战略,精心设计心理行为训练内容,研发心理训练器材,使官兵军事技能和身体心理素质更加贴近实战要求。

记得上世纪60年代末,我刚进军营时,军区体工队来到新兵团,想在新兵团里挑个把能当篮球队员培养训练的苗子,基本条件是身高至少一米八。没想到我们这数千新兵,最后竟然没能挑出一个身高一米八的新兵来。40多年后,有机会到老部队走一走,竟然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如今身高一米八的战士,在任何一个连队,挑三个两个成了寻常事。

感慨之余,不能不承认,随着军人生活由当年“温饱型”向今天“营养型”的快速转变,军人的身高长了。普通士兵由过去的一菜一汤的限量伙食,如今有的达到了一顿十几个菜自助餐的高标准。我们不能不说,改革开放几十年,国家真的富了,人民真的有了更充裕的资金来养自己的子弟兵了。

但是,也有意料之外的。有关部门做过这样的统计,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如今军营中从军官到士兵,肥胖已经成为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士兵的健康连着战斗力,它直接关乎能否打胜仗,超标的体重,将直接影响军人的速度、耐力、协调性和注意力,降低军人对恶劣环境的适应力。所以,针对这个问题,我军领帅机关在深入调研之后,特意颁发《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纲要》,要求2020年以前体重达标率必须实现95%以上,要基本消灭体重超标现象。强军必先强体,这是推动部队实战化训练,打赢现代化战争的必要条件。

这些年,随着部队现代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经常有一种误解,认为现代化战争大多是信息战,过去的近战夜战和200米硬功夫,在现代战争中几乎用不上了,因此对军人体能的要求已经没必要像过去那么严格了。受这种认识的影响,有的连队5公里越野甚至4成人跑不下来,对此上级机关也睁只眼闭只眼。有的院校招考时,对体能和健康也开始放松要求,认为现代高技术作战,身体差点影响不大,其实这是大错特错。应该说,不论战争形式怎么变化,人都是战争中的核心因素,我们的训练只有瞄准实战的靶心,才能使军人胜任所承担的任务,否则,战斗力将会受到极大制约。对军人来说,健康的体魄既是作战必备的一个重要素质,也是保证其他素质得以正常发挥的基础条件。冷兵器时代如此,现代高技术战争,也同样如此。

军人的健康,不仅包括外在的体魄健康,也包括内在的心理强健。长时间相对优裕的生活,很容易滋生贪图享受的惰性。这一点,已经被外军的不少事实所证明。不久前,韩国军队高层曾经对一支团队实行突击行装点验,结果发现,相当一批士兵行囊中的化妆品种类,竟然可以和当红影视明星相媲美。社会通俗文化,直接影响着军人的日常爱好。日军士兵也一样,贪图享乐、拒绝执行危险任务已经成为军中流行的问题。联合国曾经把日军自卫队的维和部队讥讽为“拔草”部队,因为他们可以把营区的草拔得干干净净,但却拒绝到所有危险的地方执行任务。日本大地震发生,在福岛核电机组出现高温的危险时刻,飞行员以危及生命为由拒绝起飞为机组降温,错失了避免灾难的良机。优越的生活滋生的惰性,实际上影响着部队的心理强健。

健康连着战斗力,古今中外,这都是无数事实证明的真理。我们今天讲健康,比起战争时期衣食不保的年代不是无关紧要,而是同样重要,因为新的课题又给部队健康提出了新的要求。去年,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笔者偶与几位知名导演座谈,谈及现在演红军的演员,大家都觉得演员们少有红军艰难时期外形上的那种清瘦、沧桑和刚毅。生活好了,营养足了,找那个年代的人物形象倒成了难题。随着改革开放的更加深入,人民生活水平的更大提高,军人的各项保障相信会有更大的进步,但是,生活水平的极大改善,只能意味着官兵的体质和健康更上层楼,而不是其他,这是建设一支现代化新型人民军队的题中应有之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