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流放人员的起因、种类

www.1331.com 5

除了路途险恶,对于安土重迁的国人来说,被迫离开家乡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惩罚。

问:清朝有人犯了罪被判处发配披甲人为奴,何为披甲人,为什么犯人听到判决会立马吓尿?

后来宁古塔将军驻地虽移走,但宁古塔位置仍至关重要,它是满清控制黑龙江流域的重要战略要地,不但管辖和保卫着整个黑龙江流域,还负责向流域内的居民收取贡赋。

要知道,东北在清朝一向是禁区,普通人是不允许去的。反而犯人可以去东北。

2、非人道的待遇,和与原来生活巨大的反差带来的恐惧

所以对于犯人来说,发配宁古塔还不如去死。

清朝的皇帝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为什么还要费劲把他们送到自己的老家呢?

翻查史料,发现古籍《世宗宪皇帝圣训》有这样一条皇命:

犯人能活着到达宁古塔就已经是万幸了。

流放地分为极边、烟瘴、边卫等不同的等级,按罪行决定远近。

流放到宁古塔的犯人,去向有二个,一是为奴,就是影视剧里常见的所谓“与披甲人为奴”;第二个是去当差。

发配宁古塔看似只是一句皇帝的一句“口头禅”,但对于犯人来说简直就是派自己下地狱。

原因无非是这么几点:

据统计,清代流放到东北的犯人,总数约有150万之多。京师通往东北的流放路上,我们可以看到一大批耳熟能详的名人或名人家属:郑成功之父郑芝龙及家属,崇祯三子朱慈焕的家属,吕留良的后人,金圣叹的家属……

古代女人把“贞操、贞洁”看得重如性命,女人失贞不仅被家族唾弃,死后也不能葬入祖坟,成为孤魂野鬼,孩子也会因这样的母亲而一生蒙羞,甚至对后人官声和仕途都有影响。

其实,流配是古代仅次于死刑的重刑,这种刑秦汉时就有了,宋朝时开始正式纳入法律,宋代的相当一部分兵员就是由流放的罪犯组成的,宋江、林冲、武松等都有被流放的经历。

“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永世不得入关www.1331.com,!”喜欢看清宫戏的朋友会发现,这句话已经成了皇帝动怒时的一句经典台词。从语气上分析,这肯定是一种极重的刑罚。那么,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到底有多可怕?宁古塔又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把罪犯流放到那里去呢?

因宁古塔远离中原,当时地广人少,生存条件恶劣,集市贸易不发达,妓院更是鲜有。清朝为安抚军心,振作边关士气,特地开设了官妓和军妓,专供边塞将官们解决生理需求。

在电视荧屏的清宫辫子戏中,经常会出现“把犯人发配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的台词。

所谓的披甲人中国清初时期投降满人或者是被俘虏的旧汉人和朝鲜人,以及其他东北各族统领部族的人。披甲人又分马甲和步甲。由于披甲人身份混杂,所以清皇帝经常要抚恤他们,所以就发放犯人给他们当奴隶了。简单的说披甲人就是非旗人但是却帮清朝戍守边境。所以给披甲人为奴的原因主要有:

朝廷将那些犯官及其家属流放到宁古塔,分配给披甲人为奴,服苦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自清顺治十年(1653)设置宁古塔昂邦章京至今已360余年。后设宁古塔将军,为吉林将军的前身。宁古塔属边远地区,旧时,这里环境恶劣,气候异常,寸草不生,五谷不长,很适合罪犯改造。从顺治十二年陈嘉猷被发往宁古塔开始,这里便成为清初流放重犯之地。这其中最有名的当属丁酉科场案。丁酉科场案发生在清朝顺治十四年,岁次丁酉,屡兴大狱,株连甚广,是中国自有科举以来最血腥的作弊处罚案件。是年,先后发生三次科场舞弊案,分别为丁酉顺天乡试案、丁酉江南乡试案、丁酉河南乡试案。可见宁古塔关押的都是负有重罪的人,堪比死刑还恐怖。

明清时期,中原地区的很多犯人,被发配到这里,如明朝最后一任兵部尚书张缙彦,于1661年被流放宁古塔。因这里尚属“苦寒之地”,地广人稀,大多为驻军,生存条件非常恶劣,再加上水土不服,吃不饱,穿不暖,日日饱受折磨,不堪其苦,加之肉体摧残,精神绝望,很快死翘翘了,因此,很多罪员宁愿去死,有的宁愿自尽于狱中,也不愿去那个鬼地方。

www.1331.com 1

与披甲人为奴的流放者命运最为悲惨。一旦为奴,就意味着没有丝毫人身自由,这些奴隶的命并不比一匹马一头牛更重要。如果主人愿意,他们可以将奴隶处死而不须负任何法律责任。一旦为奴,终生不许赎身,子子孙孙都要为奴。所以流放者在听到判决中“与披甲人为奴”一句时会吓尿,因为等待他们的命运真的是生不如死。

当时由于没有人愿意去那个地方,甚至连妓院都没人愿意去,清王朝只好将犯官的家眷妻女,收入官妓籍,发配宁古塔。

二是展示仁慈。古代人口是重要的资源,皇帝也讲究以仁慈治天下,清代的几个皇帝也以仁君自居,自然不愿意轻易杀人。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金圣叹的家属,吕留良的家属,都是发配到了宁古塔。

  电视剧中,清朝的皇帝往往会对罪大恶极的罪臣说:“发配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然后这个大臣就吓得屁滚尿流,恳请皇帝开恩。更有谚语曰:来到宁古塔,十个黄泉路都不怕了。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害怕宁古塔呢,到底是怎样的人间炼狱,连死都愿意却不愿去宁古塔。

宁古塔并不是塔,相传清朝的皇族有六个祖先在此安家,“六”在满语中发音与“宁古”相同,“塔”是个的意思。

古代边疆开发程度很低,缺乏基本的生活条件,比如清代的流放地宁古塔,据《研堂见闻杂记》记载,清代的宁古塔,非常险恶,流放者在去的路上,往往半路被虎狼恶兽吃掉,甚至被饿昏了的当地人分而食之,能活下来就很好了。

“上谕户部,今年雨大屋漏墙欹者多,朕轸念披甲人等家贫不能修理,特加恩赐,务使人人得所。著动户部库银九万两赏给八旗,每旗一万两。上三旗内府佐领一万两,令得修理房屋。”

在古代除了绞刑和五马分尸这种变态的刑罚,也就是处死和流放最严重了,其中流放看上去不至于被杀死,其实在很多官员眼中,比处死还要可怕,而其他历朝历代流放之地一般是南方的一些不毛之地,而清朝的是流放于宁古塔。

到了清代更是形成了完备的制度,流放人员的起因、种类,流放人员的刑期,流放人员的生活等,都有详细的规定。

宁古塔位于今天黑龙江省东部的海林和宁安,是统辖黑龙江,吉林广大地区的军事、政治和经济中心,设有宁古塔将军。今天的海林和宁安已经成为繁华的城市,但在300多年前的清朝初年,这里却是与世隔绝的蛮荒之地。宁古塔将军府所在的城市位于河边,一些短木头插在土里当作城墙,周长约3里,开了4道城门,城门用碎石砌成,这就是宁古塔城了。城里修筑了几间茅草屋,那就是将军府了。这样的城门和房屋,遇上大雨就会倒塌,倒塌了就不得不重修。政府机关尚且如此,那些流放犯人的生活待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其实发配到这里的女人,比男人更惨。

当然,虽然流放路途遥远,九死一生。到了之后,还要面临繁重的劳动,给军人当牛做马,沦为家奴。但好死比不上赖活着。

恶劣的气候,贫乏的物质,不能自主的命运,远离家乡与亲人的离愁,让流放到这里的人日渐绝望。能够找到路子的,都设法尽早离开这个鬼地方,而没钱没门路的,最终只能是惨死他乡。

罪臣们一旦听说将被流放到这里,无不魂飞魄散,头皮发麻,光“宁古塔”这三个字,都足以令很多人胆裂。

要知道,古代的中国交通并不方便,发配犯人费时又费钱,直接该关的关,该杀的杀岂不是更省事?

所以,发配给披甲人为奴,一是条件艰苦,二是巨大的落差带来的恐惧,三是精神上的折磨,被发配的人,几乎和死相同,而且声名尽毁,这在古代封建思想禁锢的一些人心里,比死还难受。

问:古人为何一听说发配到古宁塔就崩溃了?古宁塔究竟有多可怕?

一是补充劳动力和兵员。清代东北不允许汉人过去,但当地也需要种地的、干活的、当奴仆的,犯人正好是一个很好的来源。

1、披甲人本身就是地位非常低的,给他们为奴地位几近于牲畜

很多如花似玉的官眷夫人、官家千金、丫环,发配到这里时,面对如狼似虎、粗鲁野蛮的大兵,可想而知,简直生不如死,很多女人不堪其辱,很快香消玉殒。

www.1331.com 2

3、精神折磨

有权有势、生活优渥的大臣,昨天还在翻云覆雨,不料一夜之间,满门巨变,从天上掉到地上,官员及如花美眷,统统被流放到千里之外的冰寒之地。

www.1331.com 3

犯人一路北上,出山海关,渡辽河,越长白山,涉松花江,一直走上4000多里的路途,踏上冰雪笼罩的苦寒之地。这里便是令古人闻之色变的流放地——宁古塔。

那地方是现在的东北,是广袤的冰封之地,人烟荒芜,每年只有5月是暖和的,到处都是森林沼泽雪地等危险地形,还有许多凶猛的野兽,逃跑几乎不可能。

流放,是将罪犯放逐到边远地区的一种刑罚。清代有五大主刑,从轻到重,分别是笞、杖、徒、流、死。流放是仅次于死刑的严重惩罚。判决下达后,犯人必须一个月内上路,法律术语叫起解。京剧剧目《苏三起解》,用的就是这个词。

“发往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永世不得入关”这是影视剧上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大臣犯人们噩梦的开始!而犯人是苦苦哀求,宁死也不愿意接受宁古塔!就像国外把犯人送到关塔那摩监狱里一样。宁古塔就是人间地狱!宁古塔不是塔,是清代宁古塔将军的治所和驻地。位于今牡丹江市。为了管辖东北地区而设立。

关于宁古塔有很多传说,是否属实已不可考,但既然有这么多的传言,就足以证明宁古塔的可怕!清代人把流放宁古塔看作是走向人间地狱。

那么,流放宁古塔有多恐怖呢?

首先宁古塔位于关外苦寒之地,就今天的东北地区,我们想想室外的环境。而当时被流放之人多是南方人。从北京到流放之地,一路上怎么去呢!步行,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路上会直接死掉,因为抵御不住温度、环境变化和疾病。自然环境巨差,犯人给母亲的回信中记载:“宁古寒苦天下所无”,春天是持续大风、五七月阴雨连绵,八月开始即下大雪。九月以后河水尽冻。冬季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流放的犯人多衣衫单薄,在极低温度下,每年冬季都有大批的犯人在路上被活活冻死。

披甲人,大多指的是战场上敌人投降后,披甲上阵为己方征战或戍边的人,地位低于一般军人,高于奴隶。正是因为没有哪个八旗子弟愿意到极寒的边疆戍边,所以这项重任就落到了地位较低的披甲人身上。

男人给披甲人为奴,没有尊严没有地位,像牲口一样,女人则充作官妓供披甲人淫乐。

首先是当时东北的恶劣气候,可以让罪犯受尽磨难,达到惩罚的目的。其次,把犯人流放到满族的发源地,让他们开荒种地,修桥筑路,以此改变当地落后的面貌,可谓一举多得。

然而最难熬的就是冬天了,天气严寒,缺衣少食,住宿简陋,生病得不到医治,那些养尊处优惯了的犯罪官员及家眷们,哪里能受得了这份苦。

www.1331.com 4

有些正值花样芳龄的官家小姐,刚到含苞待放的年纪,还不谙世事,遇到胡子拉碴的老兵痞,吓得花容失色,却又无法挣脱命运。

流放途中,犯人必须一直戴着沉重的枷锁,直到流放地才能打开。一旦淋雨,枷锁变得更加沉重。如果行走在陡坡悬崖,密林山径,其辛苦与危险可想而知。所以,如果没有打点好押解的差役,饿着肚子带着枷锁赶路的犯人随时可能倒毙在流放途中。这也导致流放的死亡率高得惊人。

从北京到宁古塔,相距4000里路。囚犯每日用双脚行走50里,日日不歇,80天才能到,在这期间都是带着沉重的枷锁赶路,地形又复杂,

与为奴相比,当差相对好得多,起码还有人的基本待遇和相对的自由,尚存一丝在有生之年回到关内的希望。

被发配到宁古塔的犯人,每天都干很多重苦力活,时常还有皮鞭加身,而且除了冬天,基本全年无休。

  而披甲人是什么人呢?八旗制度“以旗统军,以旗统民”,平时耕田打猎,战时披甲上阵。旗丁中按照身份地位,分为“阿哈”、“披甲人”、和“旗丁”三种。披甲人是降人,民族不一,就是用来帮助清王朝镇守边疆的人,因为披甲人世代居住边疆,清王朝会经常将一些犯人或其家属发配给这些人,稳定军心。“与披甲人为奴”就是去给披甲人当奴隶。披甲人的地位就够低了,并且都不是什么善茬。去给这种人当奴隶,其结果也只有受辱或是被他们折磨而死,比死还要难受。

劳累、饥饿、寒冷、住草棚…..这些都成为他们的催命符,没有几个能熬得住的。

对大多数不幸的流放者来说,到达流放地,不仅不是苦难的结束,反而是更大苦难的开始。

其实,当时犯人一旦来到宁古塔这个鬼地方,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尊严丧尽,生不如死,一直耗到你油尽灯枯,精神和肉体上持久饱受双重折磨。想翻身几无可能,那种心理上的落差,那种尊严感被唾弃造成的威慑,才是无数犯人畏惧被发配到宁古塔的重要原因。

其实这个问题应该这样问:为何清朝有人犯了罪被判处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会立马吓尿?

宁古塔,最遥远的流放地,最漫长的流放之路,在去宁古塔的路上就是对生命的折磨,到了宁古塔后,更是地狱般生活。一句话:若到宁古塔,即有十个黄泉也不怕!

题主问的应该是宁古塔而非古宁塔,那么我就简单的给各位普及一番为何宁古塔会成为流放者的噩梦!

宁古塔是古时的称呼,地址在现在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带,大致的范围是图们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靠近日本海,旧属于吉林管辖。再满语中,数之六为宁古,个为塔,所以宁古塔再满语中的意思是“六个”宁古塔实在是个苦寒之地,地处东北边疆,自然环境极度恶劣。

宁古塔在顺治年间便已经成为了当时最可怕的存在之一,开始用作流放犯人变为流放地。尤其是后期文字狱的兴起,宁古塔更是成为了当时获罪官员及文人的噩梦!这里也算是满族人的发源地。加上清朝人喜欢搞株连九族,不仅全家流放,而且祸及九族和邻近的亲戚朋友,不仅家产全无还得世世代代为奴。

古宁塔,位于现在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属下的一个镇,长汀镇,那里气候恶劣,人们到了那里难以生存,主要清朝时,所有犯罪的人,都惧怕那里。其次还有明朝。

东北是满清的所谓龙兴之地,是这个少数民族大一统政权最稳定的后方根据地。清廷为什么要把犯人流放到自己的老家呢?

宁古塔不是塔,连个塔影儿都没有,它是一个地名。源自宁古台,意思是“六个”,相传是清太祖努尔哈赤曾祖父福满所生的六个儿子曾居此地,故称其地为宁古塔贝勒,简称宁古塔。宁古塔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范围,是中国清代统治东北边疆地区的重镇,满清设在盛京(沈阳)以北统辖黑龙江,吉林广大地区的军事、政治和经济中心。为清代吉林三边之首(宁古塔、三姓、珲春)。(后来其辖域缩小,有旧城遗址。)

今天的海林和宁安一带,虽然冬天依旧漫长,但并不像古书中所说的那样极寒多风,长年被冰雪覆盖。是古人夸大其词了吗?并不是,这是因为300多年前的地球,正处于远比今天寒冷的小冰河时期。

即便到了宁古塔,也别妄想这是苦难的结束,这只是更大苦难的开始,

开头说与披甲人为奴,这个披甲人就是各族的降人,本身地位就很低。犯人来到流放地后,大多成为披甲人的奴隶,那就是活活的人间工具,连动物都不能比!当地的奴隶日夜耕耘,主人可以随时处死奴隶。一年四季一日无休。

当然,能适应外界环境,最终活下来的犯人也有,比如诗人吴兆骞,到达宁古塔后,充分发挥自己的文学特长,开馆授徒,后来竟然成了巴海将军的幕僚!期间好友帮忙,将他赎归,回家后的吴兆骞非常想念宁古塔的生活,以至于三年后就去世了。临终前的愿望就是能吃上一口宁古塔的饭。而他在宁古塔生活了足足二十二年。

还有绍兴犯人杨越,到宁古塔后开始经营家乡美食。当地人一辈子天寒地冻,是没有尝过江南风味的,一时间生意兴隆,后来杨越开拓了他的商业帝国,经营布匹、人参……

更有厉害的因流放前是医术高手,到宁古塔后自然是人才,就可以免受苦难。

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流放人员的起因、种类。  宁古塔辖界在顺治年间十分广大,盛京以北、以东皆归其统。随着设厅,疆土逐渐减少。黑龙江省东部的海林县,是三百多年前清廷流放人犯的宁古塔所在地。流放宁古塔的人,其结果大多被冻死、累死、被折磨死等。能回着回来的人不多,能从这里重返朝堂的几乎没有。

因此,这就导致大部分女人,宁可死也不愿意受辱,或者受辱之后,选择自尽。

  后因时值明清易代之际,大批受到朝廷刑罚的官员将领被发配到宁古塔,特别是顺治至乾隆年间,成千上万的人被流放到此,让宁古塔成为当年有名的流放地之一,甚至很多人在去之前就已经自杀。

在清宫剧中,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个情节:大臣犯法,或惹怒皇帝,皇帝下旨将罪臣及家眷发配流放,给披甲人为奴。而这个流放的地点,正是“死亡之地”宁古塔。

被流放的人不全是大奸大恶的人,有的被牵连、有的被冤枉,莫名的承受这无妄之灾,许多重名声的人来说,死他们不害怕,但是丢了名节,在史书上留下污点,爱国大臣们,想着再也无法回到朝廷报效国家,这比杀他们还让他们难受。

以上就是我的回答,谢谢采纳!

从这我们可以看出,披甲人基本上都很贫困,房屋坏了还需要国家皇帝发补助款,在这样的主家当奴隶,肯定是三餐不济、温饱难以保障,而且什么脏活累活,危险的活肯定得先干,相当于就是披甲人的一个挡刀挡抢的“外甲”。

www.1331.com 5

发配给披甲人的,一般是犯了罪的罪臣,有的是整家整家的发配,但最终分派到的地方可能不同,而且即使是同一个地方,也会因为路途遥远,死在路上,这种生离死别,但是没有人会可怜他们,披甲人所在的边疆,远离政治中心,在古代基本是贫寒之地,很多人本来是官宦家庭,锦衣玉食,这种落差可以想象。

根据罪责轻重,流放的距离远近也不同,一般以1000里为一个量级。流放宁古塔,有4000多里的路途,而且去的是终年积雪的不毛之地,在流放中基本属于最重的刑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