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怛罗斯之战的爆发本与石国有关,只是大唐得军队与阿拉伯帝国军队在怛罗斯的一场遭遇战

图片 5

安史之乱,是唐代于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发生的一场政治叛乱,是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也造成唐代藩镇割据。由于发起叛唐者乃是安禄山与史思明二人为主,故事被冠以安史之名,又由于爆发于唐玄宗天宝年间,也称天宝之乱。安史之乱历时七年零三个月,虽然乱事最终得以平定,可是很多后世史家均认为安史之乱不但是唐帝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而且对中国后世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对外关系的发展均产生极为深远而巨大的影响。但有人说安史之乱竟是一场世界大战!究竟是真是假,赶快跟小编往下看!

图片 1怛罗斯之战
有学者认为怛罗斯战役是一场当时历史上最强大的东西方帝国间的直接碰撞,也有学者认为这场战争仅是两个帝国边疆上的抵触和小冲突。那么这场怛罗斯之战造成了什么样的历史影响?
怛罗斯之战的影响
怛罗斯之战后,安西都护府的精锐兵力损失殆尽,但盛唐时期的恢复能力是惊人的。仅仅过了两年,升任安西节度使的封常清于天宝十二年进攻受吐蕃控制的大勃律(今克什米尔西北的巴勒提斯坦),“大破之,受降而还。”说明安西都护府的实力已经大体恢复。如若不是安史之乱,安西都护府也许有能力再次和阿拉伯人一较长短。
怛罗斯之役后不久阿布·穆斯林因功高震主而被谋杀,手下大将齐雅德·伊本·萨里也被处死,由此引来大规模叛变,阿拉伯忙于平乱,并没有乘胜追击,只是巩固了他们在中亚取代唐朝建立的霸权。而中国方面由于几年后爆发安史之乱,之后还有朱泚之乱、藩镇之祸、牛李党争、甘露之变,唐朝不断内斗,国力严重消耗,也只能放弃在中亚与阿拉伯的争夺。
唐主要对付自己的内斗内战,以及突厥、铁勒、高句丽、吐蕃、契丹、南诏等等。而阿拉伯主要对付叛乱、内讧,以及与拜占庭的冲突。
实际上怛罗斯之战后不久,唐军就连续派兵在西域活动,西域各国也多向唐朝朝贡,虽然有些小国投靠阿拉伯,但亦有背叛阿拉伯,重新倒向唐朝的。怛罗斯之战的爆发本与石国有关,但是战后不久,石国仍然倒向唐朝。从新近出土资料中也有很多怛罗斯之战后唐朝中央与中亚地区军事据点的文书往来。纵观唐朝的扩张史,偶遭挫折甚至惨败并不少见,而败后卷土重来也是唐朝惯用的战略。我们可以说,假如安史之乱不爆发,大唐仍维持表面上的繁荣,那么若干年后唐军再次出击中亚,与阿拉伯军队再次相遇,几乎是必然的。当然这仅仅是假设。安史之乱的爆发,引爆了唐朝社会的几乎所有矛盾,即使怛罗斯之战取胜,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唐朝势力仍会撤出中亚。法国学者张日铭在著作中认为,在安禄山叛乱前,唐从未自西域撤退。所以我们应该说,正好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当口,爆发了怛罗斯之战,而不是怛罗斯之战,促使唐朝由盛转衰。
怛逻斯战役促进了中国文明的向外传播。“四大发明”最早传出的是造纸术,而造纸术的传出与怛逻斯战役有着直接的关系。中国文明就是这样传授给阿拉伯人,后来再由他们传往更加遥远的欧洲……这几乎成为西学东渐以前亚、欧文化传播的固定模式。
怛罗斯战役之后,接踵而至的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导致唐朝无力染指西域,并自此退出对中亚霸权的争夺。原本臣服于唐朝的中亚诸国转而臣服于阿拔斯王朝和吐蕃王朝,对伊斯兰教在中亚的传播起了作用。尽管阿]拔斯王朝取得了怛罗斯战役的胜利,阿拔斯王朝也未有东进扩展领土的打算,阿拔斯王朝默许了葛罗禄在阿姆河与锡尔河流域附近的扩张。他们自立了一国家,并一直维持至九世纪末被后来建立黑汗王朝的入侵者消灭。
长远来说,部分因为怛罗斯战役的影响,伊斯兰文化比中国文化对中亚的影响更为深远。
怛罗斯战役后,中亚大部分地区并没迅速的转化为伊斯兰教区,虽然阿拉伯人在河中地区(Transoxiana)的建制很早,但阿拉伯人对当地人仍非常不信任,主要是他们并非伊斯兰教徒。初期的时候为了增加税收,没有要求人们该信伊斯兰教,到了Qutayba(屈底波,卒于715年)时期,开始约许免税引诱和强迫人们改教。不过一直到了850年的萨曼王朝时期,伊斯兰教才逐渐成为河中地区主要信奉的宗教。而在中国新疆地区,即唐安西四镇所在,即使在安史之乱后,唐朝退出西域舞台,当地也没有因此转化为伊斯兰区,回鹘及后起的几个突厥政权一直扮演了汉传佛教的守护者,一度代表了汉传佛教势力抵抗伊斯兰教。到了950年前后,喀喇汗国统治者萨图克改信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才在新疆得到了发展,在新疆东部地区的高昌回鹘仍信奉佛教;新疆境内一直到15世纪末明代中叶才完成全盘伊斯兰化。

问:怛罗斯之战后,阿拉伯人是怎么评价唐帝国的军队的?

按照国内教科书的解释,世界大战是指对立的国家集团之间进行的全球性战争。严格意义上的全球性战争当然只有在工业化时代才有可能。在前近代,受制于交通和信息技术,各大文明之间的联系相对薄弱,很难出现“全球性战争”。但这并不妨碍相邻文明之间的战争引起的全球性连锁反应。

图片 2

图片 3

首先,怛罗斯战役并不是一场大战役,只是大唐得军队与阿拉伯帝国军队在怛罗斯的一场遭遇战。

在这一意义上,本属于中国内战的安史之乱,因为参战各方的复杂性而引起的一系列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导致当时亚欧大陆的主要强国以及一大批中小国家均陷入战争,堪称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世界大战。

怛罗斯之战,也是阿拉伯与大唐几次边境冲突中唯一胜利的一次战役。但由于规模不大,因此,对双方的疆域没有影响。

安禄山是胡人和突厥人的混血儿,史思明则是营州突厥人,据史书载,两人都“通六蕃语”,亦即通晓六种民族语言。日本学者杉山正明在《游牧民的世界史》一书中推测,六蕃语可能包括粟特语、波斯语、突厥语、契丹语、奚语、回鹘语。当然也有可能包括室韦语、靺鞨语、高丽语、吐蕃语、党项语,但不论如何,安史两位语言天才的存在必然导致大量的多民族人士进入他们执掌的政府机构工作,其部将士卒所具有的浓厚“国际化”色彩亦不足为怪。

在阿拉伯方面的史籍,对怛罗斯战役的记载寥寥无几,仅有两部,且对双方参战人数,伤亡人数均无详细的记录。再一次印证了怛罗斯战役实在是没有什么影响力。

《资治通鉴》载:“十一月,甲子,禄山发所部兵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凡十五万众,号二十万,反于范阳。”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揣测当时阿拉伯统治者会不会借由该战役而壮己方的军威。

可见安史叛军的主力并非汉人,而是同罗、奚、契丹、室韦等蕃兵蕃将,安禄山的亲兵“曳落河”就是全部由蕃兵蕃将组成的,奚族酋长阿笃孤、阿布离均在叛军中负责统率本部兵马,称之为“多国部队”毫不为过。安史叛军中的众多“外国”将领后来以归降唐朝廷的方式在黄河以北地区担任节度使,例如安禄山的养子、后为成德节度使的李宝臣是奚人,李宝臣的部将王武俊是契丹人、王庭凑是回鹘人,幽州节度使李怀仙是胡人,平卢节度使侯希逸、李正己是高丽人,易定节度使张孝忠、魏博节度使史宪诚也是奚人,等等。他们执政期间必然任用同族人为部属,成为这一地区的统治阶层,其社会影响是极其深远的。陈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略稿》中指出的唐代后期河北地区社会“胡化”现象,源头即在于此。

当时,在欧亚大陆上,有三个庞然大物,分别是大唐帝国,阿拉伯帝国和欧洲的拜占庭帝国。

图片 4

在大唐平定西域小国,并建立西域都护府的同时,阿拉伯帝国也在迅速崛起,从阿拉伯半岛迅速扩张到横跨欧亚非三个大陆,向西占领了整个北非和西班牙,向东吞并了整个西亚和大部分中亚地区。面对大唐帝国这一块大肥肉,阿拉伯帝国肯定垂涎三尺,但由于宗教和当时远征的局限性,阿拉伯军队始终没有跨过大唐的边境,在与大唐的战争中,一直以失败告终。

另一方面,大唐帝国的官方正规军也是“多国部队”。哥舒翰、仆固怀恩、浑瑊是突厥人,高仙芝、王思礼是高丽人,李光弼是契丹人,白孝德是龟兹人,李怀光是靺鞨人,李抱玉是世居河西的胡人,等等。多民族融合是当时的社会趋势,情况跟安史叛军差不多。唐朝更是直接向回鹘帝国求援以平叛,平叛战争具有多国人士参与的“国际化”色彩。

这对于正在雄起的阿拉帝国,肯定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为了遏制突厥和吐蕃的威胁,唐朝前期大体上是采取积极经营西域的政策。安史之乱前夕,唐朝基本在西域站稳了脚跟,建立了以安西四镇——龟兹、于阗以及安西都护府为核心的西域统治体系。公元751年7月,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先后征服了大小勃律及车师等国,俨然成为中亚地区的霸主,进而又以“无藩臣礼”为借口进攻帕米尔高原以西的石国,石国贵族向西逃窜,并求救于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当时阿拔斯王朝刚刚取代倭马亚王朝,亟待休养生息,但对于来自东方的威胁,阿拔斯王朝的中亚总督阿布·穆斯林派出大将齐亚德·伊本·萨里进行反击。唐军在装备和战术上占有一定优势,但由于深入敌境,在交通、补给、环境、情报以及人数等方面处于劣势(双方兵力史料记载不一,但可确定阿拉伯军在十万以上,而唐军最多不超过六万),双方在怛罗斯(具体位置难以确考,大体推断在今哈萨克斯坦的塔拉兹一带)交战,唐军大败,阿拉伯军也损失惨重。

除非停止继续向东扩张,否则阿拉伯帝国必须赢得一场与大唐帝国的胜利,才能恢复自己的士气。而且根据详实的史料记载,怛罗斯战役,大唐和阿拉伯的军队交战5天,阿拉伯并没有胜利的希望,导致大唐战败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归附大唐的葛逻禄部突然反叛,与阿拉伯军队对大唐进行夹击,才导致大唐溃败。

怛罗斯之败,唐军仍有恢复和反击的能力,倒是刚刚建立、政局未稳的阿拔斯朝,能否在东方边境经受得住唐军的第二波攻势,悬念颇多。但是恰在此时,安史之乱爆发,长安、洛阳纷纷陷落,唐帝国自保无暇,不但放弃了经营中亚,而且连西域也被吐蕃和回鹘占据。中亚地区拱手让与阿拉伯帝国后,中国王朝从此再无能力染指中亚,而阿拉伯的宗教和文化则在中亚广泛传播,成为中亚地区的主体文化,直至今天。

我们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当时大唐与阿拉伯之间的军事优劣。阿拉伯的军队属于骆驼上的部队,以游牧为主,适合打游击战。而大唐有着完整的战术素养,军法体系,只要不和阿拉伯进行游击战,稳扎稳打,在粮草充足的前提下,就不会失败。所以,以当时阿拉伯帝国的实力,想吞噬大唐帝国,或者说想取代大唐帝国在西域的话事权,无异于天方夜谭。

图片 5

所以作为阿拉伯帝国的统治者,必然会利用怛罗斯遭遇战的胜利,大肆在西域诸小国,部落之间渲染自己的强大,自己会战胜东方巨龙大唐,要求诸部落向自己称臣。同时也会在国内宣扬这一战役,毕竟报喜不报忧可是每个统治者一贯的统治手腕。

阿拔斯王朝虽然在怛罗斯之战中艰难取胜,但其内部政局并不稳定,怛罗斯之战的功臣阿布·穆斯林和伊本·萨里先后在政治斗争中被杀,王朝京城巴格达所在的核心区域两河流域也存在着旧伊朗人和伊斯兰教非什叶派的反对势力,内部危机重重。而安史之乱爆发后,唐朝不得不彻底放弃了和阿拉伯人的竞争,从而使阿拔斯朝得以休养生息、整肃内政,特别是在巩固了东方局势之后,阿拔斯朝第三代哈里发马赫迪派其子哈伦·拉希德于780年领兵出征拜占庭,双方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和博斯普鲁斯海峡激战,拜占庭军大败。782年拉希德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拜占庭女皇帝伊琳娜被迫乞和纳贡。

1、历史背景简介:怛罗斯之战是发生于天宝十年(
公元751年)中亚一个并不知名的怛罗斯小城(今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江布尔城)大唐帝国与大食(阿拔斯帝国)之间一场前所未有的战役。双方的统帅将领分别是大唐将领高仙芝和大食将领怛罗斯之战的爆发本与石国有关,只是大唐得军队与阿拉伯帝国军队在怛罗斯的一场遭遇战。齐亚德。鉴于这是两大帝国之间、中阿民族之间唯一一次正面战场交锋,所以备受后人瞩目。

正是由于安史之乱,唐朝从中亚撤军,阿拔斯朝才得以避免陷入“两线作战”,集中兵力进攻拜占庭。可见,安史之乱不仅让唐帝国陷入战乱,而且间接导致了阿拉伯帝国和拜占庭帝国之间的战争。而唐帝国、阿拉伯帝国、拜占庭帝国正是当时欧亚大陆上最大的三个强国,三大帝国都打起来了,还不算“世界大战”吗?

怛罗斯之战示意图1(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联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怛罗斯之战示意图2(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联删)

战役经过:《资治通鉴》清楚的介绍了之战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高仙芝之虏石国王也,石国王子逃诣诸胡,具告仙芝欺诱贪暴之状 。
诸侯皆怒,潜引大食欲共攻四镇。仙芝闻之,将蕃、
汉三万众击大食,深入七百余里
,至怛逻斯城,与大食遇。相持五日。葛罗部禄众叛,与大食夹攻唐,仙芝大败,士卒死亡略尽,所余才数千人。“

剧照:高仙芝(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联删)

2、阿拉伯文献中对这一事件常用的阿拉伯语词汇基本含义与”战役“一词没有多大差异,由此可见绝大多数阿拉伯学者认同这一事件的规模并未达到”战争“或者”文明冲突“的程度。

战争是政治集团之间、民族(部落)之间、国家(联盟)之间的矛盾最高的表现形式,而当时的大唐帝国与阿拔斯帝国并未发生民族的整体冲突,与其将此事件定义为中阿民族之间、两大帝国之间的首次交锋,还不如定义为中阿历史上一次举足轻重的特殊形式的文化交流。

对于这场战役的基本情况记载和最终影响的判断,中阿学者几乎没有到大的意见分歧。怛罗斯之战的失败虽然对中央政权没有什么大的冲击但边疆不稳定对唐王朝走向衰落和毁灭埋下隐患;而阿拔斯王朝虽然是获胜方但却停止东进。也有学者认为正是怛罗斯之战使得阿拉伯人损失近4万人,所以阿拉伯人不再愿向遥远陌生的东方进军。双方对中亚的影响又回到原来的默契平衡状态。

这场战役最大的影响在于文化方面。大批汉地士兵因战败被押往阿拉伯地区,这些人中有金银匠、画匠、织匠、还有造纸匠,他们将唐朝的先进工艺尤其是中国的造纸术
传播到那里,促进了西方文化的发展。此后,造纸术逐步西传,这成为是西方文化史的一件大事,为欧洲文艺复兴铺平了道路,从某种意义上说,怛罗斯之战改变了世界文化历史。

造纸术流程图(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联删)

3.综上所述,大唐帝国和阿拔斯帝国对怛罗斯之战均做了“淡化”处理,这场战役对大唐帝国和阿拔斯帝国政治力量对比影响不大,在中亚地区双方又回到原来状态,达到了原有的默契平衡。然而,战争所带来的造纸术等工艺西传影响深远,阿拉伯人应该对中国几千年文明成果和军队中的“能工巧匠”有较高评价。

参考文献:《对怛罗斯之战的多元解读》 刘辰

《怛罗斯之战对唐影响探析》 韩云云

《看得见的沧桑》 葛剑雄

《 怛罗斯之战与唐朝西域政策》 李方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阿拉伯人没有什么系统的评价,因为恒罗斯之战其实并不大,对双方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当时阿拉伯人和大唐都在向外扩充,争夺的重点是中亚。

结果双方在恒罗斯打了一战,今天看来并不不算大。

唐军实际作战部队也不过3万人,其中2万人是唐军,另有1万是助战的番军。另外还有3万番军是负责后勤的,总兵力大概是六七万人。不过,实际作战部队不多。

阿拉伯军队兵力至今还有争论,但一般部队总数至少超过10万,西方一说是接近20万。但阿拉伯实际作战部队也没有这么多,大概是一半,也就是5到10万。

就兵力对比来看,唐军其实只有2万多人,而阿拉伯军队至少有5万,其中至少三四万是阿拉伯人。

其实,当时阿拉伯人的力量很强,纵横中东、印度北部和中亚,集中10万大军根本是小意思。更别说,中亚很多国家本来就是他的藩属国。

虽然唐军也有1万多番军支持,但不可靠。

所以,实力上,阿拉伯人明显占优。

结果就是,首先高仙芝唐军2万多配合番军1万多人,约三万多大军,长驱直入700公里,围攻恒罗斯城。

阿拉伯守军赛义德·本·侯梅德部有1万人,坚守城市,等到齐亚德·本·萨利赫的援军主力赶到。

此时阿拉伯军队数量远远超过唐军,兵力有一倍的优势,开始内外夹击,同唐军决战。

唐军也是身经百战的,步兵给予阿拉伯人猛烈打击。

双方激战5日,唐军毕竟数量少,开始占下风,支持不住。

这个关键时候,同唐军协同作战的番军葛逻禄部见势不妙,突然倒戈。

这导致唐军作战体系崩溃,大败。

高仙芝率部逃走,最终只剩下几千人,损失了接近2万兵力。其中一部分战死,一部分被俘。

此战阿拉伯人获胜,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之后阿拉伯人和唐军没有冲突,大体保持均衡。

这主要是,当时阿拉伯人内部有严重问题,教派斗争严重,实力派互相厮杀。恒罗斯之战的阿拉伯大将齐亚德·本·萨利赫,也被政敌杀死。

同时,阿拉伯人西线还有埃及、拜占庭等很多敌人,根本顾不过来。

加上唐军此次虽败,不过损失一二万人而已,对于大唐帝国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所以阿拉伯人根本没有趁势东进,仍然维持之前的地盘,大唐也是一样。

至于大唐来说,这次失败算不了什么,重整旗鼓再战就是了。大唐打突厥,也是胜少负多,最终还是打赢了。

事实上,仅仅过了两年,升任安西节度使的封常清于天宝十二年(753年)进攻受吐蕃控制的大勃律(今克什米尔西北的巴勒提斯坦),“大破之,受降而还。”可见,大唐西域的实力早已恢复。

关键在于,大唐随后和阿拉伯人一样,出现了内乱,也就是安史之乱。首都长安都被叛军攻破,国家实力急速衰退,无力再去管中亚的事情,直接放弃了西域。

另外,阿拉伯人和大唐还有共同的敌人,就是刚刚崛起的吐蕃。

所以无论是唐代历史,还是阿拉伯历史,对于恒罗斯战役都一笔带过。

今天西方史学家也认为,这不过是两大国边境的一次普通的军事冲突而已,对历史没有什么的影响。

似乎阿拉伯跟唐朝双方都没有对这次战争表示重视,此次作战的意义并没有后世说的那么大,这次战争对双方的朝廷都没有产生影响。

根据中世纪阿拉伯史书记载,此次战争的分量根本不知道被重视,所以没什么评价留给唐朝军队,下图就是部分史料

寥寥几语就被带过了,大概译文如下:

“[伊历133年]本年,费尔干纳的伊赫西德(’Ikhshīd)与赭石(al-Shāsh)国王反目,伊赫西德遂向中国(al-Ṣīn)国王求援,中国国王派遣十万名士兵支援他,他们包围了赭石国王。于是赭石国王便臣服于中国国王的统治之下,他本人和他的随从们都没有受到虐待。艾布·穆斯林(’Abū
Muslim)得知这个消息,就派遣齐亚德·本·萨利赫(Ziyād ibn
Ṣāliḥ)与他们战斗。双方在怛罗斯河(Nahr
Ṭarāz)相遇,穆斯林战胜了他们,对方大约有五万人被杀,大约有两万人被俘,剩下的人逃回了中国。此事发生在[一百]三十三年十二月。”

只是简单的描述了战争发生的人物、时间、地点以及结果。并未做更多的点评,所以阿拉伯也没有更具体的评价史料。

不过双方都通过这场战争知道了对方实力,如果没有后续事件,可能会爆发第二次、第三次战争,意义也许就会不一样。

但是!但是!

安史之乱爆发,高仙芝被调回去平叛了。巧的是阿拉伯那边也一样,恒罗斯之战军队首领也被哈里发猜忌诛杀。

这次战争只能算小规模战役,东西文明的一次碰撞,并没有对双方朝廷带来任何影响。所以两方都不重视,都是一笔带过,至于评论更是无从说起。

我是老威,我来回答。

怛罗斯之战,阿拉伯帝国对大唐帝国没有什么评价,毕竟这不是一场大型的决战战役,也不能说明双方战斗力的差异。

反而,在这一战之后,双方修好。

怛罗斯之战的经过

怛罗斯之战是唐朝在西域扩张过程当中,与当时兴起的阿拉伯帝国之战为争夺势力范围开展的一场战役,此战之后,如果唐朝不发生安史之乱,那么正常情况下当时的唐朝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巩固先有土地上。而阿拉伯帝国当时是阿拔斯王朝刚建立的时期,(阿拔斯王朝建立与公元750年,怛罗斯之战发生于公元751年)国内统治还不稳固,这个时候也不想和当时世界最强大的唐帝国全面开战。

此战过后,双方讲和,唐帝国重新巩固现有的领土,阿拉伯帝国也转移到了国内的内政。

公元751年,当时唐朝西域都护府的高仙芝带领大约3万人马越过了葱岭进攻怛罗斯城,

怛罗斯向阿拉伯帝国求救,阿拉伯帝国出动大军救援怛罗斯.

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高仙芝的人马应该非常少,3万军队中2万唐军,还有1万人是附属的番邦军队,非常不可靠。

阿拉伯帝国军队数量不详,但至少在15万人以上,所以双方的力量非常悬殊。

即便如此高仙芝带领的唐军与阿拉伯帝国大军激战了5日,最终番邦军队倒戈,导致战场局势瞬间崩溃,高仙芝带领残部退回了安西都护府。

战役影响

这一战之后,双方讲和。虽然只是唐朝扩张过程中的一次不大的挫折,但是不想却成为了终止唐朝扩张的一战,因为不久以后唐朝爆发了安史之乱,西域都护府的精锐部队则陆续撤回了中原地区,留在那里的部队人数很少,后来唐朝衰落,西域都护府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之后的阿拉伯帝国停止了向东扩张,转而向西扩张,建立了庞大的阿拉伯帝国,鼎盛时期面积1200多万平方公里。

基本上只能算的上是一次边境的冲突,实际并没有多少影响。

此战中,阿拉伯帝国也看出了唐朝战斗力的强悍,于是双方派遣使者,恢复了友好往来。

这一战唐朝损失并不大,最多2万人,只不过对于西域都护府来说是伤了些元气,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史学家对此没有多少描述,也只是一笔带过。

其实,双方都没有把怛罗斯之战当回事,包括后来双方的官方记载上也只是寥寥几笔,并没有将它看成是大的军事战争,也只是一次边境上的一次军事冲突而已,在这之后,大食方面也看出了大唐的军事实力,而对于大唐安西都护府而言,也是需要少量时间来恢复实力的,双方很快就派遣使者,恢复了正常的外交。所以,不存在怎么评价大唐的军队,而且双方在战争开始前就力量对比悬殊,胜负也一目了然。

恒罗斯战役是中华文明史上的重要战役。交战的双方分别是大唐帝国和阿拉伯帝国。阿拉伯帝国一统中东之后又连续向东行进,之后侵犯了大唐的领土。大唐名将高仙芝得知后带领军队奋起反击。两军相战于恒罗斯城,起先阿拉伯军队拿着弯刀向大唐军队发起冲锋。但是大唐军队根本不吃这套,他们拿着锋利无比的陌刀大杀四方。这是阿拉伯军队伤亡惨重。阿拉伯军队的士兵一个个被砍倒。胸口露出一道道巨大的伤疤。入侵者一直处于下风。他们只能被大唐军队攻击。他们不能砍伤大唐军队那是因为大唐军队装备了那时的黑科技——明光铠。在远处的唐军则拿着箭矢向阿拉伯军队连续射击。入侵者损失惨重。但是恰恰在这时。大唐控制下的其他部落军队发生叛变。他们从后面攻击大唐帝国的远征军。大唐帝国的远征军指挥台一阵骚乱。唐军阵地渐渐变得鱼龙混杂。慌忙之中。唐军元帅高仙芝只知立马突围。完全不顾其他唐军的死活。渐渐的,唐军在两个方向的攻击下,变成了夹心饼干。被阿拉伯人这张血盆大口所蚕食。高仙芝则率领亲兵猛烈冲击叛军军阵。之后成功突围。可军队则损失大半。但是阿拉伯人也并未占一点便宜。他们也损失巨大。伤亡的军队数量远远是唐军的数倍。从那以后阿拉伯君王再也不提东征一事。因为他们知道东方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帝国。那个帝国便是唐帝国。此战之后,两国互通使者。相互友好。可谓是不打不相交。在那个时候的阿拉伯人眼中。对唐军的形容词也只剩下了强悍。

恒罗斯之战是世界两强的对决,一个是万国来朝受世人追捧的大唐帝国,也被誉为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另一个则是雄居欧亚非的阿拉伯帝国,他们的东西跨境相当长,从西起非洲撒哈拉沙漠,阿拉伯半岛,再到伊朗高原,再到印度河流域,就连地中海也成了他们的内海,所以东面的中亚他怎能肯放手。可是东面却恰恰遇到了强劲的对手那就是大唐帝国,唐帝国早先已对中亚进行了有效的统治,那是因为他平定了突厥之后,在唐高宗总章年间已达了历史上的极盛,西面最远抵达了里海,在还其设有蒙池都护府和安西都护府,经过贞观之治和永微之治之后,大唐到玄宗时期走向了第三个盛世,开元盛世,恒罗斯之战爆发的时间恰恰就是开元盛世末期,大唐紧急收缩的时期。

那时由于唐玄宗已进入晚年宠信杨贵妃,荒废朝政,致使安禄山有空子可钻,一场给大唐带来灭顶之灾的战争将要打响,说也巧,这一时期,恰恰也正是唐朝都掉西域的时间段,在西面大唐一直不得安宁,吐蕃时不时的侵扰安西四镇,还联合阿拉伯一起对付大唐,欲想把大唐坑杀,这就有唐朝为什么在西北边境战事频频,也就有黄沙百战千军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边塞诗人们歌颂的不是唐朝辉煌而是背后的伤痕累累,玄宗李隆基由于个人的好大喜功,穷兵奢武,由于武则天时期丢弃了河中之后想试图稳住了西域的果实,于是在他允许下他手下高仙芝就开始一趟平定安抚西域之旅,进一步将中亚国家笼络到手。

高仙芝之所以得以信任缘于他铁腕手段,他先后降服了今克什米尔东端的小勃津,又将目标对准石国(塔什干)让其表示对大唐效忠,于是就爆发了流血冲突,可却不料唐朝这一举动招致了阿拉伯帝国的注意,原因阿拉伯帝国已经在唐朝短暂离开后,河中诸国已经成了他的附庸国,仗着这样大的强邻,唐朝自然有所畏惧,可唐朝本身也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哪会任阿拉伯帝国任意指点,高仙芝这样做也是杀鸡儆猴。这也招致后来阿拉伯帝国的报复。阿拉伯驻有波斯呼罗珊总督曾叫嚣必将征服大唐计划,这一次他的进军梦想实现了,在纵横印度河诸国和波斯诸国及拜占庭后,大唐成了他接下来的目标。

于是一向被称为东西方较量第一次开始碰撞,这一次阿拉伯帝国出动的资本很多,几乎倾尽全力应对大唐,招兵买马收拢了波斯和印度诸中亚地二十余万,而大唐却只委身于区区三万人,都是一些周围小国,还没有从安西四镇调主要兵力,所以这场仗在恒罗斯打得辛苦,唐军一向装备世界优良,有闻名于世的明光甲,威震世界的陌刀,阿拉伯帝国这次胜利只是惨胜而已。如果不是唐军附庸国起哄,哪能论到他,所以阿拉伯帝国不敢追击高仙芝残余,怕被安西四镇埋伏,于是退出恒罗斯,从而也拉开一个新的时期开始,唐朝至此退出中亚舞台,缩回到葱岭,后来由于安史之乱爆发,退出来西域。这个一向被称为黑衣大食的阿拉伯帝国后来也没有维持多久,蒙古的兴起改变了一切。

而对于此战后阿拉伯帝国怎样评价唐帝国军队,我想他只是将唐军俘虏带到他们哪里传播造纸术一些东方先进技术,而对这场远在西北边境冲突没有多作评价,相反却对拜占庭帝国和欧洲一些国家描述特别多,可见他们重心还是在西方,无暇东顾。但里面有,看看他们怎样描述这场与唐军交战的战役:

“[伊历133年]本年,费尔干纳的伊赫西德与赭石国王反目,伊赫西德遂向中国国王求援,中国国王派遣十万名士兵支援他,他们包围了赭石国王。于是赭石国王便臣服于中国国王的统治之下,他本人和他的随从们都没有受到虐待。艾布·穆斯林得知这个消息,就派遣齐亚德·本·萨利赫与他们战斗。双方在怛罗斯河相遇,穆斯林战胜了他们,对方大约有五万人被杀,大约有两万人被俘,剩下的人逃回了中国。此事发生在一百三十三年十二月。”

坦白说,这个问题根本找不到正确的答案,因为无论是唐帝国还是阿拉伯帝国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阿拉伯帝国和唐帝国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强盛的两个国家,所以很多现代人夸大了这场战争的重要性,其实在两国看来,这只不过是边境上的小打小闹,甚至连战役都称不上。所以也不存在阿拉伯人是如何评价唐帝国军队的问题了。

起因

这场军事冲突的起因实际上是唐军将领挑起的,天宝九年,高仙芝领兵讨伐石国,石国国王很快便与他约定投降,按理说这事儿到这里也就皆大欢喜了,但高仙芝俘虏了石国国王并献给了唐玄宗,导致前者被斩首,所以西域诸国都心生怨恨。于是,石国王子潜逃,来到了大食国,向他们求救。黑衣大食的阿拔斯王朝准备进攻唐朝控制的安西四镇。所以说这场战争的起因可以说完全由唐朝的安息四镇节度使高仙芝所挑起的,史料并没有记载是李隆基所授权的。

战力对比

要说这场军事冲突双方投入了多少资源,史书记载不一,相对比较可信的是,高仙芝率领了安息四镇的兵马大约2万人再加上周边藩属国的联军1万人,总兵力应该在3万人左右。所谓“仙芝闻之,将蕃、汉三万众击大食”。至于阿拉伯方面投入了多少兵力,史书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阿拉伯军队里也包括了西域诸国的联军,史学家普遍认为总数应该在唐军之上。

结果

公元751年,高仙芝率唐军长途奔袭700余里,虽然在兵力上吃些亏,但是依靠强大的战斗力和精良的武器装备,与阿拉伯军队激战五日,丝毫不落下风。而此时,唐朝联军中的葛逻禄部落的军队突然叛变,打了高仙芝一个措手不及,导致唐军大败,死伤惨重,高仙芝仅仅带着数千人撤退。此后高仙芝还想收拢残军,第二天再与大食军一教高下,但副将李嗣业坚决不同意,对他说:“大势已去,不能再恋战了”,并且打散了追兵,高仙芝才能安全撤退。

这场军事冲突对唐和阿拉伯两大帝国来说无足轻重,战败的高仙芝也没有受到什么处罚,而李嗣业反而受到了朝廷的嘉奖。更没有达到所谓的唐朝丢失了西域的霸权的地步,因为仅仅两年之后,代替高仙芝出任安西节度使的封常清便率军进攻大勃律,屡战屡捷,最终受降而还。而对于阿拉伯帝国来说,他们最大敌人是位于君士坦丁堡的拜占庭帝国,对于这场军事冲突,史书中只用了草草数十字的记载,所以更谈不上如何看待唐朝的问题了。

在中外历史上,怛罗斯之战都是非常著名的,因为这是当时世界上,东西方两个最为强大的帝国:大唐帝国与阿拉伯帝国间的碰撞。

但在当时来看,怛罗斯之战并没有受到两国多大重视,两国间关于这场战争的记载都是支言片语,对此战的评价更是少之又少。说的简单一点,怛罗斯之战本就是一场遭遇战,阿拉伯帝国和大唐帝国都没有想到双方间会在怛罗斯爆发这样一场战争。

公元750年前后,通过高仙芝在西域地区多年经营,使西域及中亚地区全部控制在大唐王朝手中,751年,高仙芝攻破石国,斩杀石国国王。

但石国王子逃脱,并寻求阿拉伯帝国的帮助,高仙芝遂先发制人,带领3万人的大唐及西域联军主动进攻阿拉伯帝国。

收到石国王子的请求,阿拉伯帝国派遣30万大军征讨高仙芝,最终双方在怛罗斯这个地方遭遇。一方是30万大军,一方是3万人的军队,实力过于悬殊,但高仙芝任然率领军队与阿拉伯军队展开决战,双方大战五天,僵持不下,突然高仙芝手下的葛逻禄叛变,与阿拉伯军队夹击大唐军队,导致高仙芝战败。

这一战,唐军损失两万余人,仅仅逃回几千人马;而阿拉伯联军则伤亡七万余人。

怛罗斯之战后,阿拉伯帝国立即派遣人员来大唐求和,双方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这场遭遇战而受到影响。因此可见,在当时,两国对这场遭遇战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而唐王朝也并没有因为这场遭遇战战败使得自身在西域及中亚的影响力减弱。

大唐始终牢牢控制西域及中亚一带,直到安史之乱后的790年前后,大唐的势力才逐渐退出此地。

这样说吧,就算不是惺惺相惜,也是一种,这家伙不好惹的的评价。

拿打游戏来比喻怛罗斯之战,怎么回事呢?

唐这边高仙芝率领安西都护府2万人马,加葛逻禄等西域盟友1万,统共3万多。

阿拉伯这边加石国小王子的西域兄弟团,10万。

也就是说,开局,本来5V5,唐这边有2家挂机,唐开局就逆风5V3。

但是唐觉得自己没逆风,高仙芝可以1V5,居然和阿拉伯打的互有攻守,结果人家西域展开外交攻势,葛逻禄倒戈,这下真的要1V5了,另外一路西域同盟直接崩了,高仙芝也顶不动,只好GG了。

尽管阿拉伯赢了,但他也清醒地认识到,这个对手不好惹。

从阿拉伯后来的表现来看,对于唐王朝的战斗力和国力还是有忌惮的。

按照阿拉伯后来打欧洲人的习惯,能一路推到底就不会停,但是在怛罗斯之战取得胜利后,阿拉伯人并没有往东进发,在之后阿拉伯还派使节向唐王朝请求和解,双方的贸易也没有因为怛罗斯之战而停止,甚至到安史之乱时,阿拉伯还派兵帮助唐在西域抵抗安禄山。

从这些可以看出,尽管怛罗斯之战对于两国都不算一场大战,但这场遭遇战也让双方初步看到了对方都是不好惹的。

我是ChrisQu,关注我,可以看到更多有趣又发人深省的历史故事,欢迎在评论区与我交流讨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