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6.01亿元,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

日前,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辽宁某客户成功签订首套智能起重装备总包合同。该套智能起重装备将应用在国内首个国产化的铝行业智能平面库,总包合同范围还包含库区管理、调度算法、智能搬运等智能化整体解决方案,具有远程运维、云服务及移动推送等功能,可实现全生命周期管理和现场实时监控。该合同的签订,标志着大连重工在传统起重机存量市场技术提升方面获得新突破,为企业进一步拓展智能起重装备市场奠定基础。
公司预计2019年1~3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00万至1000.00万,同比变动101.46%至114.64%,专用设备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7.04%。公司预测,本报告期公司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

装备整体市场在2017年都出现了相应的复苏,2017年重型机械企业面对了去产能、提能效的多重挑战,产业转型经过多年苦熬,成果逐渐显现,多家重型机械龙头企业从去年开始渐渐摆脱了困境,开始扭亏为盈。
中国一重扭亏为盈
2017年前三季度,*ST一重新增订货90.97亿元,同比增幅74.88%,实现回款75.74亿元,同比增幅87.99%,实现营业收入66.01亿元,同比增幅177.5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0.41亿元,扭转了亏损的局面。
2016年下半年以来,该公司新增订货量快速上升,为公司2017年1~3季度出产量的快速增长创造了条件。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6.01亿元,同比增幅177.59%。
受益于核电复苏,中国一重的效益出现回暖。由中国一重承制的全球首台“华龙一号”-福清5号核反应堆压力容器交付给大连核电石化公司。
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明忠表示:未来,中国一重将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全力以赴投身到核电装备制造事业上来,切实将核电装备板块作为公司发展的兴企之器,依托“华龙一号”产业平台,继续深化同兄弟央企间的合作。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9亿元,同比增长165%,新增订货60.7亿元,同比增长268.4%,顺利实现上半年“双过半”目标,业绩扭亏为盈。
重组后再获新生的中国二重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6.01亿元,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
从经营业绩来看,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公司向好态势仍在延续。2017年一季度,中国二重实现新增订货近25亿元。一位进厂已近30年的“老二重人”表示,如今最大的期望,就是“像现在这样忙碌下去”。
但自2011年起,中国二重连续亏损,到2014年末负债总额超过248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33.7%。旗下二重重装不得不退出A股市场。
濒临生死边缘,2013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二重实施联合重组,提出“三年扭亏脱困”。
经过近10个月、40多次磋商谈判,在国务院国资委、银监会、四川省政府多次组织协调下,国机集团、中国二重与金融债权人委员会针对金融普通债务达成了“以股抵债+现金偿还+保留债务”的综合偿债方式,最终让中国二重的资产负债率降到了90%左右。通过法制化方式“止血”的同时,通过借力国机集团的优势资源,二重也在不断增强自身的“造血”能力。
重组后,将依托国机集团28所国家级研究院所和70多家海外服务机构,遍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市场营销网络。
二重的脱困,实际也是四川此轮国企改革大幕之下改革重点突破难点的案例之一。“国资国企改革突破难点。”四川省委改革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四川国企改革采取“一企一策”推进国企重组整合和改革脱困,二重、攀钢、化工控股、川煤等困难企业实现扭亏。
中信重工加快升级转型
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年中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7亿元,同比增长12.88%;净利润为2125.55万元,同比增长0.03%。中信重工服务的煤炭、水泥、冶金等市场领域,均成为国家去产能的重点领域。但“去产能”不等于“灭产能”,对中信重工,“去产能”更是推动传统领域进行产业升级的机遇。公司要通过品质提升、绿色发展、智能升级、服务转型和海外拓展等五措并举,巩固和提升传统重型装备业务的竞争优势。
公司方面表示,在品质提升上,公司要大力培育和弘扬工匠精神,着力打造大型磨机、大型破碎机、大型辊压机、大型搅拌磨等具有国际水平的核心产品;在绿色发展上,要依托多年来研发和积累的余热余压利用、节能环保技术,实施传统产业绿色突围;在智能升级上,要依托国家立项的“特种机器人制造智能化工厂”项目,做好离散型智能制造试点,并全面梳理制定传统产业智能化提升及服务方案,力促智能产品和智能化服务成为公司“十三五”的主导业务之一;在服务转型上,着力打造并建设和运行好备件服务基地,进一步提升公司服务业的占比;在海外拓展上,借助“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加大国际市场开拓和产品结构调整力度。
大连重工加大智能设备升级
大连重工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7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09.79万至2728.28万元,同比变动-30.00%至0.00%,专用设备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37.11%。
受预计2017年度所得税费用将同比增加影响,公司2017年度业绩预计同比下降。
大连重工将加强“顶层设计”,建立智能化工作组织体系,整合企业优势资源,形成统一研发平台。加快单机智能化升级。将智能化控制技术嵌入产品,实现智能信息处理、智能信息反馈和智能控制决策。向系统成套设备智能化转变。以智能物流和智能制造为中心,围绕智能化成套起重搬运设备、智能化料场系统、智能化焦炉机械成套设备、智能化冶炼工程成套设备等,提供针对性强、差异化明显的专业整体解决方案。积极提供智能化服务,围绕焦炉、堆取料机、矿热炉、起重机、风电等设备,通过信息与控制技术的开发应用,实现设备监测、运行数据收集与分析和远程诊断控制,积极为用户提供智能化增值服务,拓展后服务市场。
截至目前,大连重工围绕两化融合信息技术应用,打造智能化产品和服务。开发的智能化焦炉车辆远程监控管理系统,采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手段,实现传统工业设备的智能化,在河北旭阳、华丰焦炉项目成功应用;开发的堆取料机全自动无人化技术,实现远程设定作业指令使设备进行自动作业,并签订相关无人化技术服务合同;开发的起重机远程监控平台,实现在线运行状态诊断。此外,据介绍,大连重工新研制的焦炉机侧除尘系统方面取得突破。
北方重工前7月同期增长140%
2017年1月~7月,北方重工集团陆续拿下价值2970万美元的土耳其土压平衡盾构机销售合同等一系列大项目,有力拓展了国际国内市场,销售收入较2016年同期增长140%。2017年初,北方重工与土耳其科林集团签订了价值2970万美元的6台土压平衡盾构机销售合同。此项目的签约不仅标志着北方重工盾构机打破出口土耳其的“零纪录”,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进一步提升了北方重工在土耳其的品牌影响力,为获得土耳其更多市场份额、进一步开拓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7年5月,北方重工与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通过强强联合,共同开拓国内外市场。双方以多种商业模式及运营策略参与全国地铁及地下综合管廊工程的合作,并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支持。双方还共享海外代理资源平台,组建联合体,共同参与“一带一路”海外工程项目投标。
2017年前7月,北方重工集团已先后签订莫桑比克年产25万吨水泥粉磨站工程、出口土耳其6台直径6.6米土压平衡盾构机等一大批项目,有力拓展了国际国内市场,销售收入较2016年同期增长140%。
近年来,辽宁沈阳北方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开发及基础设施建设的市场机遇,加快推进大型装备出口。

www.1331.com,资金流向行业对比公司公告公司新闻财务分析龙虎榜  2012年,经营陷入困境的东新电碳与阳煤化工(600691,前收盘价5.95元)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摇身一变成为煤化工企业。投资者对此次重组充满了期待,期待上市公司能借此摆脱经营困境,迎来人生巅峰。这源于阳煤化工大股东阳煤集团向上市公司作出了3年合计达11亿元的业绩承诺。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2013~2014年,重组后改名为阳煤化工的上市公司竟然连续2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重组时作出的承诺,阳煤集团应该对上市公司作出赔偿。在2013年,阳煤集团以现金履行了补偿义务。2014年,上市公司预计业绩亏损2000万~6000万元,鉴于此,阳煤集团此番将付出血本的代价。不过,阳煤集团自有应对方法,公司今日竟提出了“以上市公司资本公积赔偿”这样一份“别开生面”的补偿方案。  阳煤集团慷他人之慨  今日,阳煤化工公告宣布,公司收到控股股东阳煤集团出具的《阳泉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提议阳煤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度盈利补偿方式的函》。  该函件指出,由于阳煤集团有可能无法完成重组时所作的2014年业绩承诺,阳煤集团建议采取以公司资本公积向除阳煤集团外的其他股东转增股本,且阳煤集团放弃转增的股份市值不低于其在《盈利补偿协议》中承诺的公司2014年的净利润金额与公司2014年度实际净利润金额差额的方式,履行盈利补偿协议。股份市值以阳煤化工审议此次资本公积转增股本事项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日前10个交易日的公司股票交易均价,为基础进行确定。  资料显示,2012年,东新电碳完成了重大资产出售及购买资产交易。根据既定方案,公司以10.36元/股定增4.73亿股收购阳煤化工100%股权、和顺化工51.69%股权、正元化工60.78%股权和齐鲁一化17.97%股权。通过上述交易,阳煤集团持有上市公司2.26亿股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38.36%,成为公司的新东家。2013年4月17日,上市公司简称由“东新电碳”变更为“阳煤化工”。  重组时,阳煤集团承诺,在重组完成后第一年,上市公司将实现不低于2.5亿元净利润,第二年不低于3.5亿元,第三年不低于5亿元。三年合计实现不低于11亿元的净利润。倘若未能完成业绩承诺,阳煤集团应当在上市公司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60日内,以现金方式全额补偿;或者以经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认可的其他方式补偿给上市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重组时的盈利预测,上市公司预计公司2012年实现净利润达3.55亿元。但阳煤化工2012年的净利润仅为2.10亿元,其在2012年报中又披露了“备考”的净利润为2.52亿元,由于业绩承诺补偿协议约定,第一年考核是用备考指标,阳煤集团巧妙地避开了补偿。因而仅向广大投资者道歉了事。  然而,2013年,阳煤化工净利润亏损2234.73万元。鉴于此,阳煤集团不得不以现金3.72亿元对公司进行补偿。更让阳煤集团“担忧”的是,阳煤化工2014年的净利润预亏2000万~6000万元,而承诺金额高达5亿元。倘若以现金补偿,阳煤集团无疑将损失惨重。  前人是如何做的?  事实上,纵观A股市场,并购对赌协议签订后因业绩不达预期触发业绩补偿的并非阳煤化工一家,如大连重工、中国巨石、华映科技等。不少业绩承诺人要么给出了股份补偿,要么给予现金补偿。  以大连重工为例。2011年,大连重工以25.29元/股的价格向起重集团发行2.15亿股股份,购买其拥有的除华锐风电和大重公司之外的装备制造业经营性资产和负债。起重集团当时承诺,预测2011~2013年标的资产拟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7.70亿元、8.40亿元和8.81亿元。  但实际上,注入资产的经营情况并不太好,在2011~2013年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8.02亿元、4.44亿元和3.81亿元,合计16.27亿元,较累积预测净利润少8.64亿元。  鉴于此,起重集团给出一份“以股赔罪”的方案。其计划把1.68亿股赠予除自身以外的其他股东。此前,起重集团持有大连重工7.61亿股,即另外持有2.04亿股的其他股东获赠股票,相当于中小股东每股获赠0.82股。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存在套利空间,起重集团这份赔偿方案发布后引发市场对大连重工股票的高度追捧。根据测算,即便在赠予股份过户实施的股权登记日2014年7月25日买入大连重工,就算公司股价跌停甚至连续跌停,只要跌停数不超过7个就不会亏损。  与上述补偿方案相比,阳煤集团今日提出的方案无疑十分另类。  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样的补偿方案顶多使中小股东持有的阳煤化工股份账面每股净资产和收益有所增加。在没有现金派发的情况下,实际意义并不大。有投资者就在股吧里表示:“把盘子做大了有啥用,阳煤化工业绩还是亏损还是要被披星戴帽,对于公司没有好处,强烈要求阳煤集团按照承诺现金补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